中文
中铝网站群
  • 中国铝业股份有限企业
  • 中国铜业有限企业
  • 中国稀有稀土股份有限企业
  • 甘肃华鹭铝业有限企业
  • 西南铝业(集团)责任有限企业
  • 山东分企业
  • 中色十二冶金建设有限企业
  • 中铝洛阳铜加工有限企业
  • 中铝沈阳有色金属加工有限企业
  • 中铝稀土(江苏)有限企业
  • 青海分企业
  • 洛阳有色金属加工设计研究院
  • 中色工业技术服务平台
  • 上海铜业有限企业
  • 包头铝业(集团)有限责任企业
  • 贵州分企业
  • 东北轻合金有限责任企业
  • 山西华泽铝电有限企业
  • 中州分企业
  • 中国有色金属长沙勘察设计研究院有限企业
  • 河南铝业有限责任企业
  • 中国有色金属工业第六冶金建设企业
  • 中国长城铝业企业
  • 山西华圣铝业
  • 郑州轻金属研究院
  • 山西分企业
  • 山西铝厂
  • 中铝润滑科技有限企业
  • 中铝财务有限责任企业
  • 中铝(上海)有限企业
  • 中铝华中铜业有限企业
  • 中铝材料应用研究院有限企业
  • 云南铜业股份有限企业
电子采购交易系统
中铝工业服务及产品
我与改革开放40年
我与改革开放40年
吾家40年

□吴海英

我出生在山西黄土高原峨眉岭上的一个小村庄。在上世纪70年代以前,晋南农村的生活条件还十分艰苦。但在我的记忆里,我家老屋门前梧桐树上淡紫色的喇叭花,黑漆木门框上的秋千,破旧厨房旁边那绿荫片片的葡萄藤,永远是那样的温馨和甜蜜。

老屋是爷爷土改时分来的。爷爷奶奶住上房,说是上房,其实也没啥特别的,就是比母亲和我的房间大一些,还有就是屋里多了一张带抽屉的旧黑木桌子。记忆最深刻的是老屋“人”字形屋顶下裱糊的报纸,刚识字的时候,常和哥哥弟弟们躺在土炕上一字一句地大声朗读着屋顶报纸上的大字。夜深人静时,老鼠在报纸糊的顶棚上窜来窜去,心里害怕极了,但却熬不住睡意来袭,不久便睡着了。老屋不大,却挨挨挤挤地住着爷爷奶奶叔叔婶婶一大家子人。寒来暑往,屋顶上干枯的茅草和灰瓦上连片的绿苔,像岁月烙在老屋身上的风霜,看上去陈旧而沧桑。

我上小学的时候,每到盛夏的夜晚,奶奶就会用一辆小平车推着大家到与老屋隔着几条巷道的南巷去看果园。说是果园,其实就是大家家的一处宅基地。园里种着梨树、桃树、杏树,还有一棵李子树。在月明星稀的夜晚,大家快乐地捉着迷藏。夜深了,大家嗅着清新的空气和果子的香甜,在奶奶咿咿呀呀的歌谣里沉沉睡去。

农村实行土地承包后,包产到户让大家家的日子一天比一天红火。没过几年,家里有了活钱,就开始大动土木盖起新房来。待新房盖好后,大家便在前院种花,后院栽果,于是,整个院落便繁花似锦、蓊郁葱绿起来。春天的时候,满院的花香溢出高高的院墙,弥漫着整个小巷。但我最怀念的还是夏天,夜幕降临时,躺在母亲擦拭凉爽的竹椅上,丝丝凉风吹过,就像是母亲温柔的双手抚摸着我,舒服极了。

上世纪80年代中期,大家全家搬到了父亲工作的单位。那时,大家姊妹都在外地读书,说是全家,其实只有母亲一人陪着父亲住在由学校分配的一间20多平方米窄小阴暗的房子里。放寒暑假时,大家三个孩子回去根本住不开,于是,又不得不搬回老家去居住。

上世纪90年代初,父亲为了解决住房问题,不得不调动到新的工作单位。这一次,大家家如愿以偿地分到了一套平房,足够大家家居住了。最让母亲欣慰的是,每家厨房的后面都分有一小块土地。在这半分多的土地上,母亲把自己的勤劳和智慧展现得淋漓尽致,所以一年四季里,大家家都有吃不完的蔬菜。

上世纪90年代末,对靠微薄薪水生活的普通家庭来说,如果不会精打细算,生活将会过得十分艰难。通过父母的节衣缩食,大家家不久便在县城里自建了房。盖好的独家小院,白瓷砖贴墙、黑沙网遮阳,干净漂亮。庭院里的壁画上,绿竹挺立、溪水潺潺。没有了土地,母亲依然养花如痴,照壁下、走廊里,都成了母亲的花草地,花草俨然成了大家家里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1992年我结婚时,费了好多周折,才在单位单身楼里找到了一间阴面的住房,一张床放进去就没有多少空间了。那时,企业年轻人也较多,大多数青年夫妻都挤在单身楼里。我儿子刚出生时,就听说同楼层朝阳面腾出一间空房,大家都争先恐后地去申请。最后,单位考虑我家孩子小,就把这间房间调配给了我家。可这房间冬冷夏热,尤其是夏天,房子热得跟蒸笼一样,即使待着不动,也是一身大汗,让人受不了。为了降温,我不得不一遍遍地拖地。夜晚,我和爱人只好抱着孩子翻过楼道的窗台到隔壁连体的楼顶去乘凉,享受偶尔吹过来的丝丝凉风。现在回想起来,还真让人有些心酸。

儿子1岁多时,大家终于有了自己真正的家,单位分给大家一套30多平方米的旧单元房,厕所小得根本转不开人,过道窄得只能容一人通过。即使这样,大家已非常知足了。谁知住进去后才知道,大家似乎住到了车水马龙的公路上。原来大家住的家属楼和旁边川流不息的公路相隔不足10米远,喧嚣的汽笛声、飞驰的车轮声让我失眠了好长时间。慢慢地,大家习惯了这种嘈杂声。

2014年元旦前夕,大家一家终于住进了自己购买的电梯房。南北通透、宽敞舒适,2个阳台、2个卫生间。我终于有了自己的书房和书柜,书房墙上挂着由父亲书写的《陋室铭》,看上去淡雅清新;客厅墙上悬挂的是由母亲历时一年多完成的巨幅《富贵有余》十字绣作品,9尾惟妙惟肖的锦鲤为新居增添了无穷的雅趣和活力。

在改革开放的40年里,我家经历了早期的土门农家院,到后来的青砖瓦房,再到如今电梯房的3次房屋变迁。我坚信,随着改革开放的不断深入,人们的居住条件会越来越好,人民的生活也会越来越富足。

相关资讯:
没有相关信息
Produced By CMS 网站群内容管理系统 publishdate:2019/09/24 16:34:11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